六月限定番茄汁

大概是以物种进化的速度在写文∠( ᐛ 」∠)_因为真的很慢

全糖的套路 ⁄(⁄ ⁄ ⁄ω⁄ ⁄ ⁄)⁄



AU     ooc
设定大概是 
松本·腹黑计划通·润学长
            X
生田·傻白甜·斗真学弟

 也许会不定期更新 ···
润哥哥不论什么时候都是rich people\(//∇//)\

——----以下正文

1.全是计算的晚餐

    松本学长和生田学弟从小就认识,两家其实就  隔了一棵树。两个人每天都腻在一起,小生田总是跟在小松本后面,润哥哥润哥哥的叫个不停,小松本也会在别人欺负生田的时候教训别人,末尾总是带一句“这家伙只有我能欺负!”

   因为太紧张,小脸僵硬的没有表情,反倒是把那些人唬住了。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看在小生田眼里,润哥哥超级厉害的。

        两个人感情好得不得了。

        只不过后来润哥哥因为父母工作调动,要转到东京那边的学校。
     
       生田知道消息的那天,本来还在笑的脸硬生生刹住,慢慢的瘪下了嘴,泪在望着润哥哥的眼睛里滴溜溜的打着转。

      

       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不许你哭!哭了我就不等你了,以后再也不和你玩了!” 
     “等我?”害怕润哥哥真的再也不理自己,生田小朋友拼命忍住眼泪 
    “嗯,我在东京等你啊,只要你早点考上那边的学校,就可以和我玩啦。” 
   “哎~那....那我不哭了,你说话要算数哦!” 
   “嗯嗯,但是你要是让我等久了我就不和你玩了。” 
    “那约好了哦!” 
 
 
 
 
    结果临别的那天,生田还是站在月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鼻涕眼泪直流,抽气抽到不能完整讲话的那种,但还是扯着袖子拼命抹眼泪 
 
    “不是约好不哭了嘛” 
 
 
小生田被跳下车来的小松润一把抱住,手还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哭得更凶了…… 
 
 
 
 
 
结果还真没让松本润等太久 
 
生田小朋友在他走之后,逮住所有时间念书,一回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写作业,连最喜欢的咖喱汉堡肉也只吃个三口,生怕浪费学习时间。 
 
努力学习的结果是 
 
我们的生田小盆友一下就从倒数变第一,从小学毕业,初中还没读两年,就直接保送到了东京的高中。 
        
从到东京第一天,就又开始和现在已经搬出来自己住的润哥哥腻腻歪歪,最后索性搬进去一起住。 
 
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 
 
就是称呼从 甜甜的“润哥哥” 
     变成了 
甜甜的 “松本学长” 
 
 
可人松本学长老不乐意了 
         于是早就被都市熏陶  熟知各种套路 的小脑瓜整天琢磨着怎么让生田改口,最好再迷迷糊糊拐回家入籍 
 
哦,忘了讲了 
松本学长喜欢他的生田小学弟。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要是不喜欢,小时候就不会说什么16岁要娶他了,不过松本学长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可以喜欢那么久,久到都以为自己已经没感觉了,但松本润不是一个会对自己的感情逃避的人,所以那天去机场接他的时候,看到生田的第一眼就肯定了心里的感觉 
 
自己喜欢他,一直一直喜欢 
 
 
但是不过是小时候还是现在,生田都非常非常钝感,根本什么都没有发觉。所以松本润才会在小时候每次都红着脸对他喊 
“你还真是迟钝啊!” 
    
 
 
 
 
 
“我回来啦!”生田走进客厅发现松本润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一把跳上去 
 
“我之前不是说过要请你吃东西吗,今天可以咯!”冲着松本学长开心的挥了挥手里的信封 
 
“好啊,那我去订餐厅” 
松本润拿起手机,开始自顾自的翻找号码 

“去贵的也没关系,学校的奖学金有很多的”生田看着份量可观的信封补充道

  这边松本润似乎刚刚联系好餐厅,放下手机别眼看了下正忙着数信封里的奖学金傻乐的生田小学弟,别有意味的笑了笑

“放心,我可没想着替你省钱”不如说我正打算敲诈你一笔                             

 当然,后半句没有说出来·····

被反扣的手机还停留在短信界面                                                                          

  J:Nino你帮我个忙

  N: 好,你说吧

········

生田在看到餐厅的瞬间就在想

这家餐厅可真高级

再看到门口主动迎上来又是拿包又是递毛巾的服务生又回想起他们来时那七拐八拐的路线,默默把刚刚心里想的话加上感叹号···

被这阵势唬的一愣一愣的生田乖乖的把背包交给服务生

“好的,生田先生您定的位置在这边。请跟我来···”接过包的服务生脸上的微笑似乎变得更温暖了

两个人老实的跟在服务生背后走

就是服务生有点猫背,生田看着前面的服务生的背影继续在心里默默想


座位和餐厅一样难找。跟着服务生绕了不知道多少圈,中途还顺便跟丢了一次,终于到了位置上,生田表示这种经历不想要第二次。不过好在这个位置刚好三面都是玻璃,东京的车水马龙都可以尽收眼底,美景平衡了迷路带来的羞耻,而之后上来的美食又样样戳中生田的点,生田吃的不亦乐乎的同时心里还不忘想着让松本学长来订餐厅真是太棒了,忙着在心里提升松本润的形象,所以没注意到对面的松本润看他吃吃吃时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美食好吃好看就是也好贵,但是没关系的嘛,我们生田现在也是有钱人

所以在喝完第二杯香槟后,打了个饱嗝,准备结账。接过账单后转身翻包拿钱,翻翻翻···

“诶诶诶!!!我的钱呢???”怎么翻就是找不到装着钱的信封,生田可怜巴巴的看向松本润

“诶!?我今天也没带哦,因为你说你要请客”松本润摇摇头用无辜的眼神回视生田

“咳咳,两位先生不好意思之前忘记说了,本店现在正在搞活动,只要现场来一个60秒热吻就可以免单哦,不论男女”服务生好死不死在这时说了话,脸上还带着蜜汁微笑

还能怎么办,亲呗


番茄真的变成了番茄,做好了思想觉悟,但是脸还是红的一塌糊涂,全然忘记小时候类似的亲亲并不少见

当然小时候是为了表示友好

 一直低头害羞的生田,突然抬头一脸大义凌然但还是一脸红晕的看了眼面前站着的松本学长,一个猛然向前····

  于是乎我们纯情又毫无恋爱经验的生田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把嘴唇抿得死紧,用力的压在松本润嘴上

亲到了··但是

  用力太猛碰到了牙齿,甚至发出了撞击声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生田眼里瞬间泛起泪光

生田:卧槽痛死宝宝了!

就这样定格在这干干的亲了一分钟,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就单纯是把肉和肉挤压在一起,根本毫无美感可言。

“时间到了,我们可以免单了吧。”一到时间就急忙分开嘴的生田泪汪汪的看着在一旁看好戏的猫背服务生问道

“生田先生,我们的要求是热吻哦,我是不是讲得不太清楚呢,你刚才的好像并不是热吻吧?”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服务生带着善意的微笑提醒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啊啊!!!那我不是白亲了吗!!!被打击到的生田表示心累,东京的套路好深啊,手动再见·······

但是我们润哥哥不是吃素的啊,来东京这么久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再说了人可是自带撩妹天赋的人


于是一把拉过生田的身子,用手轻轻扶住生田的头,慢慢的吻了下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生田瞪大了眼睛,脑子里刷的一下,一片空白,身体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只是感受到了嘴唇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很轻很软,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于是乎情不自禁的回应,生怕那个柔软的触感不再继续。
  松本润感受到生田的回应,开始慢慢的加深这个吻,用舌头轻轻试探对方.....

对不起我实在写不出来了总之这是一个激发少女心让人kyakya尖叫的画面

“先生~先生~先生!时间已经到咯!恭喜你们挑战成功,赢得我们的免单服务!”






翌日

在一栋每层楼只有脚踝那么高的大楼里,原来是185层,最近又向上打通了67层,现在是240多层的一个全是镜子,每隔两米有一台加湿器,放着三台三角钢琴,一叠榻榻米大小的房子里的面积大约是82个东蛋那么大的房间里,两个大男生坐在榻榻米上缩成一团,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来着显示屏上正在进行的马里奥。

“你跑来这里打游戏,你的小学弟呢?”

 “大概还缩在被子里吧,昨天回去的路上就一直在和我说不好意思,脸全程都是红红的,一到家就躲进自己的房间里,结果今天我起床的时候还看到他昨晚特地发来的道歉短信,真是可爱呢~”

 “啊啊,真是恶劣的大人,不过那个孩子真是太单纯了吧,居然连你没带钱这种话也信了,开玩笑啊,你这人哪有不带钱的时候啊!”

 “这倒是个问题,下次我会注意的·····不过也快到时间回去做饭给他了”

 “对了,你的卡和餐厅包场的收据我放在玄关了,你走了记得拿,演出费和服装费回头记得打我账上,还有精神损失费,我被你们的狗粮伤害到了!”

“我知道了,辛苦尼桑了。”

  “·····算了,精神损失就不用了”可悲的弟控放弃了挣扎





~~~~~~~~~~~~~~~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


拖了大概有几个月了吧,我大概真的没救了 _(:з」∠)_

 用电脑码字的感觉真好(๑˃̵ᴗ˂̵)

可惜明天就收假了
 
 
    


评论(4)

热度(33)